探访格瑞得:一枚优质种薯是如何诞生的?

时间:2018-08-20     来源:农资导报

2018年,马铃薯行情遭遇罕见的大起大落。不期而至的低潮,让这个产业的“引擎”——马铃薯种业的短板浮出水面:缺乏高品质种薯,就没有更高的产量、品质和效益,更会掣肘马铃薯主粮化战略的推动。

有一个冰冷的数字:中国马铃薯单产世界排名百位左右。在新品种培养上,国内与世界先进水平更是差距明显。“种薯质量决定产业未来。”在8月14日于内蒙古太仆寺旗举行的锡林郭勒盟第五届马铃薯种薯高端论坛上,内蒙古格瑞得马铃薯种业股份有限企业董事长李冬虎疾呼。

成立于2003年的格瑞得,种薯年产量国内第一,尤其是在影响马铃薯产量和品质的关键脱毒技艺上走在职业前列。日前,记者奔赴位于太仆寺旗的格瑞得总部,探访一枚优质的种薯是如何诞生的。

内蒙古格瑞得马铃薯种业股份有限企业厂区一角

一枚优质种薯的征途

马铃薯繁育不是任何企业都玩得起的“游戏”。一枚优质的种薯,从种子企业选薯始,到被农民种植终,要走过6-7年的漫长征途。

李冬虎说,种薯的选育过程按照时间顺序分为四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要包管零差错,否则就会前功尽弃,不仅损失资金,还有无法挽回的时间。

内蒙古格瑞得马铃薯种业股份有限企业董事长李冬虎

在大田选薯阶段,工作人员至少要花2年时间做出无病毒含量的原始苗;筛选出原始苗后转入无菌组培室,实行脱毒苗快繁,这个过程需要1年;第四年,获得足够数量的脱毒苗后,便开始在隔离的环境里实行微型薯繁育;最后两年,微型薯被移栽到天然环境好的地区相继实行原种和一级种薯生产,最终才成为面向市场的优质种薯。

在一枚优质的种薯的漫漫旅程中,最核心、也是最费力的就是要做到全程无污染。“种薯一旦带毒,对马铃薯产量、外形、颜色、品质等都会产生直接而重大的影响。”李冬虎说明。

种薯培养需要投入巨大的资金和人力,还需要足够的耐心。也正因为此,有些人便偷工减料,简化流程,加之此刻国内对种薯质量的市场监管和检测缺位,导致不合格种薯流向市场。

格瑞得建立了从源头到终端的全产业链,种薯生产的每一个流程都被一丝不苟实行,每一个育种环节都在企业严密控制之下,而不是像一些育种企业把某些环节外包托管。独立自主的育繁推,最大程度保障了种薯品质。

无菌组培室就建在格瑞得太仆寺旗马铃薯科研所内

数据足以印证。在格瑞得,生产一粒微型薯,成本平均在0.8元,而有些企业的成本仅有0.3元。巨大的差异源自于办理上的差距。“格瑞得绝不会经过牺牲品质来压缩成本,未来大家将走低价优质的道路,发挥规模优势。”李冬虎说。

此刻,格瑞得年产优质种薯7万多吨、微型薯1亿粒、脱毒苗5000多万株,集团拥有五个分企业和一个科研所,构建起了一条马铃薯全产业链,这家来自中国的种薯龙头正在快速崛起。

“奇迹”藏在细节之中

因为对品质的苛求,格瑞得保持了种薯质量零投诉。而且,在高端种薯领域,全国推广面积大概是400万亩,而格瑞得则达45万亩,占全国十分之一强。“以山东高密县为例,高端种薯一斤售价能高达3元,格瑞得在高密占80%份额。”李冬虎先容。

奇迹藏在细节之中。记者走访格瑞得,目睹了这家种企近乎偏执的质量管束。

格瑞得坐落在大草原之中,走进厂区,一座花园式工厂扑入眼帘。在这里,上至董事长,下到普通员工,吸烟是被严刻禁止的。原因是担心烟草中含有的细菌会传播给马铃薯。

记者赶到组培室参观时,只能隔着一层玻璃观望,进去拍照的念头只好放弃。组培室是封闭办理,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严刻的无菌环境。

等待收获的微型薯

在微型薯繁育基地,数十个防虫网室鳞次栉比排开,脱毒苗就在这里栽培。记者看到,所有的大棚都覆盖了防虫网,防止蚜虫叮咬。加入棚内,大家还需穿过两道隔离门。

与常见的大田种植不同,在这里,脱毒薯苗并非栽种在土壤里,而是一种叫做蛭石的基质里。“这是一种无污染的材料,但有些企业为了节省成本,会将脱毒薯苗直接栽到土里,那样会感染土传病害。”李冬虎说。

对细节的固执无处不在。比如在最后的工序——大田原种生产环节,格瑞得坚持采纳轮作倒茬办法。这样做的目的,同样是为了幸免土壤退化给制种质量带来影响。

配备了各种现代化设施的大田原种生产基地

据记者了解,格瑞得每年有2万多亩地用于种薯栽培,而企业实际拥有大田面积超过6万亩,就是为了满足倒茬需要。这样做虽然增大了企业投入,但给品质管束提供了坚实保障。

不是所有土豆都叫格瑞得

中国第一个马铃薯农场诞生在1995年,而这里也是李冬虎马铃薯事业的起点。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马铃薯产业崛起进程的亲历者,李冬虎对马铃薯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并由此创立了一家个性独特的种业企业。

李冬虎认为,马铃薯其实是“三高”产业——高资金、高投入、高人工。如果说,足球场在短短的90分钟内都充满了风云变幻,而生长期长达90天的马铃薯农场则更不可测。2018年的市场波折,某种程度上标志着职业加入了转折期和分化期。“马铃薯的优质优价时代已经到来。”李冬虎说。

品质时代的来临,对马铃薯种业提议了更高的请求。格瑞得作为引进国外马铃薯先进技艺最多的企业之一,迎来了风口。据记者了解,格瑞得截至此刻已经引入了200多个优质种源,与全球最大的种薯企业荷兰HZPC保持了紧密协作。与此同时,格瑞得还与必威农业携手,在种薯营养办理和植保技艺上实现精准化,培养更优的种薯。

由格瑞得发起的全国种薯经销联盟在内蒙古太仆寺旗成立

不是所有土豆都叫格瑞得。正如这句话所揭示的一样,格瑞得虽然偏居一隅,但却有个性鲜明的现代企业特点。

有人将格瑞得回顾为三句话:一支军队、一所学校、一个家庭。在格瑞得,所有员工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指令,这是由育种企业的特性所决定的,育种流程中稍稍疏忽,便会出现偏差。

在格瑞得,各种技艺交流会贯穿全年。不仅如此,格瑞得的员工常常都有远赴欧美接受训练的机会,国际先进的育种技艺开阔了的视野,也给格瑞得带来源源持续的革新生气。

格瑞得有55名经理、42位主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结业不久的大学生。在格瑞得,有多少员工,就有多少股东。

“大家用西方技艺做事,用东方传统做人,全员股份、阳光办理,让每个年轻人都找到自己的舞台和未来。”李冬虎说。而这,显然也是这家正在崛起的种企的核心竞争力,是这些充满生气的群体创造了一枚又一枚优质的种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